<strike id="zzjrb"></strike>
<span id="zzjrb"><dl id="zzjrb"><ruby id="zzjrb"></ruby></dl></span><strike id="zzjrb"></strike><span id="zzjrb"></span>
關注與視野

讓有效投資發揮關鍵作用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熊 麗

4月12日,湖北省出臺《關于加快推進重大項目建設著力擴大有效投資的若干意見》,要求千方百計搶時間、搶機遇、搶要素,優服務、優管理、優環境,充分發揮有效投資在穩增長中的關鍵作用,力爭把疫情造成的損失降到最低限度。

不僅是湖北,近段時間,全國各地都在加速發力穩投資。4月3日,重慶舉行2020年首輪新基建項目集中開工視頻連線活動,總投資約1054億元的28個項目在全市10余個區縣同步全面啟動;4月28日,湖南829個投資5000萬元以上項目集中開工,涉及總投資額3657.4億元,預計可帶動近40萬人就業;4月29日,內蒙古宣布推進高質量發展重大項目集中開工,今年計劃實施5000萬元以上政府投資項目和億元以上企業投資項目3100多個……交通、老舊小區改造、先進制造業、新基建等領域成為各地投資重點。

投資拉動作用更為明顯

投資從短期看是需求,從長期看是資本積累。當前,我國仍處于工業化城鎮化持續推進、信息化農業現代化快速發展階段,新舊動能轉換特征明顯,無論是人力資本積累還是物質資本積累都還有較大空間。我國基礎設施人均資本存量只有西方發達國家的20%至30%,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比重不到15%,城鄉區域發展不平衡現象還比較突出,教育、醫療、養老、環保等領域投入還不足。擴大投資既有需求也有潛力。

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相比消費和外貿,投資的乘數效應大,受疫情影響制約少,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更加明顯。積極擴大國內需求,穩住經濟基本盤,兜住民生底線,無疑需要更大程度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

“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還需較高的投資率來維持,擴大有效投資可為消費的長期持續增長夯實基礎,能帶動技術創新,對促進經濟增長仍然具有關鍵作用。”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王軍表示。

找準促進投資和擴大消費結合點

為降低疫情影響,中央優化地方政府專項債投向,用好中央預算內投資,加快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加大公共衛生服務、應急物資保障領域投資。今年一季度,投資增速降幅明顯收窄,其中部分民生保障領域及部分高技術領域投資實現增長。在政策支持和投資項目建設力度進一步加大的雙重作用下,投資回升態勢開始顯現。

積極擴大有效投資,要找準促進投資和擴大消費的結合點。201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此有明確要求,財政政策、貨幣政策要同消費、投資、就業、產業、區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引導資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數效應的先進制造、民生建設、基礎設施短板等領域,促進產業和消費“雙升級”。4月17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要積極擴大有效投資,實施老舊小區改造,加強傳統基礎設施和新型基礎設施投資,促進傳統產業改造升級,擴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投資。

王軍認為,擴大有效投資的主要著力點是那些對經濟社會發展具有全局性、基礎性、戰略性意義,連接穩增長、調結構與惠民生、補短板領域的公共服務投資;是有利于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加強薄弱環節建設、增加公共產品和服務供給的有效投資。例如,以“云大物移”、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戰略性新興產業、高端裝備制造業、新型基礎設施、現代物流、鄉村振興、公共衛生、健康養老服務以及生態環保領域等。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鳴認為,積極擴大有效投資主要包括,加強老舊小區改造提升;加強城市群和大都市圈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建設;適應產業數字化、智能化改造需要,加快啟動5G基站、大數據中心、云計算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結合“十四五”規劃,在科學論證基礎上,啟動一批支撐我國現代化建設的重大基礎設施項目。

“在應對疫情過程中,無論是‘新基建’還是‘老基建’的產業投資措施,除了要考量其能否拉動GDP之外,還要考量其是否可以帶動大規模就業和帶動盡可能多的人的收入增長與消費增長。”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經濟學教材建設重點研究基地執行主任、經濟學院教授陳彥斌認為。

調動民間投資積極性

擴大投資,錢從哪來?誰來投?

王軍認為,如果是投資期長、回報率低、具有公共產品屬性的投資項目,以政府投資特別是中央政府投資為主,資金來源包括一般預算內資金、特別國債、地方政府專項債等;如果是具有明顯的商業化價值和穩定現金流的項目,則應采取“市場主導、政府引導”的原則,給予各市場主體公平參與的機會,真正做到非禁即入、平等競爭,更多地調動社會資本的投資積極性,鼓勵包括民營企業、外資企業在內的所有企業進行投資,最大化讓市場發揮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政府則主要通過制定行業規則、設施標準、產業規劃布局等,推進市場有序運行。

王一鳴表示,擴大有效投資,一定要調動民間投資的積極性,要繼續用好PPP等模式吸引社會資本參與。“國家更重要的是創造公平、寬松的環境,并降低投資成本,從而激勵投資增長和促進經濟復蘇。”陳彥斌說。

王軍則表示,要切實提升投資回報率,從根本上解決資金的“脫實向虛”問題,以持續穩健的經濟增長從本質上降低金融風險。

今天的投資就是明天的供給。堅持新發展理念,使投資更符合經濟社會發展新要求、符合人民群眾新期待,擴大有效投資大有可為,必有可為。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影院